Boogie*666

東京在住的台北人.想念鮮奶烏龍

受保護: Moon Children(未完成)

在我等某H的新曲宇宙初解禁等得無聊斃了的時候
我翻出這篇去年底寫的文,本來是計畫當Sa哥生日賀文的…
呵呵呵…你一定會問哪裡有sakura?就是因為沒有所以才沒當成賀文啊!!!囧
本來我認真想讓sakura出現英雄救美的,可是我發現我目前功力還沒有深厚到可以讓Sa哥出來英雄救美卻不會破壞Moon Child原本韻味的地步…Orz
對不起我是廢柴…Q^Q
但我還是要把這篇貼在SH Pink NOTE底下!XD*揍揍揍
這樣可以激勵我有朝一日填完它…(遠目)

新曲快發布啊!囧

(翔是拼Sho咩?有錯請指正!謝謝)

  月亮消失在海平面時,他輕嘆一口氣,認份地窩回車子,放下遮陽板,往市區開去。

  他沒有家,一直以來都沒有,曾經他以為他找到了一個家,但他發現他終究只是個過客,所以他只能帶著依舊無奈卻也依舊溫柔的笑容,盡一個過客的本分。

  Hana是他這些年來的責任,而這責任也將在今晚卸下了。長大成人的Hana像她母親怡潔一樣出落得標緻可人,最難得的是Hana繼承了怡潔的才華,畫的一手好畫,甚至將在明天保送出國留學,這或許是他這些年以來,身為一個過客的最大的驕傲。

  Kei點起一根菸,卻沒有抽,只是把它擱在菸灰缸上,然後抱起棉被倒在床上。外面現在是艷陽天,正適合為Hana舉行歡送會的天氣,卻不是屬於他的天氣,永遠都不是。

  Sho很久沒回來了,事實上,應該說是再也沒有回來了,自從他自私地把Sho也拖進永遠只看得見月亮的地獄裡的那一刻起,Kei就該知道他從此失去Sho了。

  Kei他倒在床鋪上,等待漫長的白晝流逝,卻不小心沉入夢魘之中:白色病床上蒼白的怡潔、滿身是血的Sho、還有Sho瘋狂殺人吸血時,對他投來的憎恨的目光……一切的一切都像火燒一般煎熬,他卻醒不來,掙脫不了!最後夢魘回到那片沙灘上,那片留嘉選擇死亡的沙灘上,背對著他的留嘉全身起火,他感到更熱了,他想要開口,想開口叫留嘉不要留下他一個人,但是,當火焰中的留嘉回過頭來時──他終於從夢魘裡驚醒過來──那是他自己的臉。

  於是,他了解一切都是宿命,他不能抵抗的宿命。

  Hana離開後,他見到了久違的Sho,Sho的態度異常的溫和,他卻只是露出了然的笑容,然後欣然地說:「Sho,一起去看海吧!」

***完亦未完***

廣告

Information

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06/04/07 by in NITE & DAY.

instagram

從 Instagram 擷取圖片時發生錯誤。幾分鐘後會自動再試一次。

噗噗噗

清春ノ帰

分類

archive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