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oogie*666

東京在住的台北人.想念鮮奶烏龍

真愛不朽

*2006.3.13 西洋文學選讀課程心得*

在讀到sonnet 18中的最後一句"So long lives this, andthis gives life to thee."時,忍不住為之深深動容,是怎樣的自信與怎樣的愛,使得莎士比亞可以發此豪語,而他的自信完全不容置疑,畢竟在好幾個百年之後,我們仍能為他的愛情做此見證,見證他將不朽的愛灌注在不朽的詩篇之中。

在這週課堂上的幾首詩中,我們看見了莎翁心目中真愛的模樣,雖然莎士比亞的情史始終成謎,雖然他似乎不怎麼照顧他的婚姻,在普世價值裡他是個拋妻棄家的負心漢,但一見到他對愛情的執著,就會忘了他棄婚的事實,隨他歌頌起來,甚至會猜測他家鄉的妻是怎樣的惡婦,竟使如此情聖不得不離鄉背井?

其實他與他的妻到底是怎樣的關係,他們究竟是如何決裂,真相早已都在時光的洪流裡滅頂,於是我們只看得見莎翁上百首不是寫給他的妻的情詩,只看得見那第二張床。

以身為一個女性的角度,我為他的風流和不負責任感到不齒,但是他的風采依舊可以讓人禁不住忽略他一切罪惡,站在另一個身為女性的角度,會心想若能得他一詩該是多麼幸福的事!?

老師在課堂上提到的"No longer mourn for me when I am dead."是sonnet 71的第一句,我對這首詩印象深刻,因為以前曾在報紙上的副刊見過,當時的評註亦說這是首寫給同性情人的詩,姑且不論他的情人到底是不是個男人,但這首詩和sonnet 18或sonnet 116中流露出的強烈自信不同,充滿著的是深深的哀傷,卻是愛得越深痛得越深的哀傷,這首詩提到即使自己死去,去到那最最污穢之處,也請他的情人不要為他哀傷,如果遺忘他能夠使他的情人快樂,那麼他寧願自己被遺忘,如果悼念他可能使他的情人受到世人迫害,他寧可他情人的愛也隨著自己的生命一起逝去,免得遭受外人更多傷害。

是怎樣的感情怎樣的愛,使得莎士比亞可以做出這樣的告白?儘管莎翁作品中多數為悲劇,但在少數的喜劇中,我們也可以看到愛情的可愛,更由他的詩作得到對真愛的印證,真愛不朽,好比濟慈夫婦,好比莎士比亞,歷史與文學已經為他們的愛作了最好的見證!

廣告

Information

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06/03/14 by in NITE & DAY.

instagram

從 Instagram 擷取圖片時發生錯誤。幾分鐘後會自動再試一次。

噗噗噗

清春ノ帰

分類

archive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